傢俱生活館

關於部落格
傢俱生活館
  • 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最低消費變身“AB菜單”火鍋店包間每碟菜貴1塊錢

  想找個安靜點的包間吃飯,卻被告知消費要滿一定金額才可以;訂下的包間沒設最低消費,可拿到手的菜單價格卻高出一截……類似的消費經歷,想必不少人都遇到過。11月1日,《餐飲業經營管理辦法(試行)》(以下簡稱《辦法》)實施。大家希望令人厭的“最低消費”能被一掃而光。   不過,昨天現代快報記者走訪發現,“最低消費”的影子,並未完全消失。有的是服務員口頭告知,有的則換了種形式,以“服務費”、“AB菜單”等形式,加在消費者頭上。對於這些情況,商務部門執法人員卻表示,《辦法》可操作性不強,他們面臨取證難。現代快報記者 付瑞利 陳志佳   昨天下午,現代快報記者兵分多路,以訂餐客人的身份,走訪了南京多家知名餐飲店。結果顯示,商家明目張膽設置包間最低消費的現象,已不多見。   但部分商家卻以“包間服務費”的形式,變相給包間加價。還有的商家對於包間消費者與大廳消費者,採用“AB菜單”兩套價格,一餐下來,包間消費者多花費的錢也不在少數。   火鍋店包間,每碟菜比大廳貴1元   有媒體曾經報道,北京、哈爾濱等地的部分餐飲店,製作了兩份菜單,一份給在大廳消費的顧客使用,上面大部分都是價格適中的家常菜,而消費者一旦進入包間,服務員就會拿出另一份菜單,菜單上會多出不少動輒上百元的高價菜,除此以外,大部分家常菜也都從這份菜單上消失了,就算是一樣的菜,包間菜單也要貴上十多元甚至數十元。   昨天下午,現代快報記者在走訪多家餐飲店的過程中,並未發現如此離譜的“AB菜單”。不過,在位於中央路上的一家火鍋店里,現代快報記者還是發現了類似的情況,縱覽這家火鍋店的菜單,可以發現幾乎所有菜品,包間價格要比大廳價格貴1塊錢,而包間里基本都是10人一桌的大桌,按此計算,消費者在包間里吃一頓飯,至少要比在大廳里多花近百元。   類似的包間與大廳雙重標準的現象,在其他餐飲店中也有不同程度地體現,在鼓樓附近的珍寶舫酒店,服務員就明確表示,購買套餐的顧客只能在大廳消費,是不能進包間吃的。   包間人均150元起,“否則吃不起來”   昨天下午,現代快報記者首先來到秦淮區中華路上,一家經營泰式餐飲的蕉葉餐廳。面對訂餐咨詢,服務員表現得較為熱情,直接將“客人”帶進了位於二樓的包間。服務員表示,餐廳的包間比較緊俏,需要就餐的話要提前預訂才行。   帶“客人”參觀完包間環境後,這名服務員便開始介紹菜品和價格,她說:“可以點菜,也可以吃標準,你提前告訴我們多少人,我們幫你配菜。”當被詢問起價格時,服務員表示,一般人均是150元至200元,再高自然也是可以的。   “這是包間最低消費嗎?”現代快報記者問,對此這名服務員說:“單點菜的話,算到人均也基本是這個價格,否則吃不起來。”看“客人”仍有些猶豫,服務員遞上一張訂餐卡後,不再說話。   不設最低消費,但要加收10%“服務費”   此後,現代快報記者又走訪了同一樓層的多家餐飲店,並未發現類似情況,一家經營本幫菜的餐廳經理向記者表示,包間不設最低消費,不限人數,沒有任何附加費用,“吃多少算多少。”她說。   不過,記者隨後在位於鼓樓的俏江南餐廳發現了新的情況:餐廳不論在大廳或是包間消費,均需要加收10%的服務費。在俏江南,一名負責訂餐的服務員表示,包間雖然沒有最低消費,但是在結賬時,需要加收10%的服務費,“有多少算多少,加10%,一般一桌2000多塊。”   按照這名服務員的說法,在俏江南的包間里吃一頓飯,消費者需要多花200多元的服務費。就在現代快報記者對此有些不解時,該服務員又說:“我們一直是這樣的,連大廳也是一樣地收,有些菜可以打折,但服務費不能免。”   新規回顧   今年9月22日,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聯合發佈了《餐飲業經營管理辦法(試行)》(下簡稱《辦法》)。《辦法》對餐飲經營者做出了多項明確的規定,例如促銷活動中,應當明示促銷內容,包括促銷原因、促銷方式、促銷規則、促銷期限、促銷商品的範圍,以及相關限制性條件。   還有,提供外送服務的餐飲經營者,應當明示提供外送服務的時間、範圍以及收費標準,並要選擇適當的交通工具、設備,按時、按質、按量送達消費者,並提供相應的單據。   除此以外,《辦法》中最引人關註的,莫過於第十二條明確寫著,禁止餐飲經營者設置最低消費。而對於餐飲經營者違反《辦法》的行為,相關部門可以對經營者最高處以3萬元的罰款。   餐館禁設最低消費   違者最高罰3萬   投訴情況   新規實施5天   收到第一起投訴   《辦法》自11月1日正式實施,已過去5天時間。那麼,這些天來,商務部門有無接到相關投訴呢?昨天,現代快報記者從南京市商務局商務執法支隊獲悉,目前,他們已經接到第一起針對餐飲店設置最低消費的投訴。   “消費者是通過南京市政府服務熱線12345投訴過來的。大概情況是,投訴者打電話到一家飯店預訂包間,對方稱包間有最低消費。消費者提出質疑,商家就回覆,包間已經訂出。”南京市商務局商務執法支隊隊長史長龍介紹,這起交易還沒有產生,消費者就投訴了商家。目前,執法部門正著手查證。   各方聲音   消協:   設最低消費、加收服務費侵犯消費者權益   對於現代快報記者探訪到的上述情況,玄武區消協秘書長孫育浩表示,這些都是商家在嘗試用各種變相方式規避禁令,也是在試探市場、政府部門的反應。他認為,不管是設置最低人均消費,還是加收服務費等行為,都是利用霸王條款,侵犯消費者權益,同時也違反了《辦法》的相關規定。   孫育浩說,商家願意提升自己的服務形象,提供好一點的服務方式,無可厚非。但這並不代表著,給消費者提供包間了,改善環境了,就一定要收費。“商家提供優質服務,是一種營銷手段,但商家不能把由此產生的成本,強加到消費者頭上。除非消費者有特殊要求,雙方可以協商,由消費者支付費用。”他認為。   商務部門:   規定可操作性不強   執法人員無從下手   “接到第一例投訴後,我們正準備查證。證明商家設置了最低消費,不可能憑消費者一家之言。”昨天,南京市商務局商務執法支隊隊長史長龍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就是這麼一例還未交易、聽起來情節簡單的投訴,已經讓他們感到取證難。   史長龍說,隨著《辦法》的廣為人知,消費者為維護自身權益而投訴,這是好事。可是,作為執法部門,他們將面臨的難題也就會越來越多。其中,他認為最大的問題是,《辦法》可操作性不強,讓執法人員無從下手。   “依法行政,要講程序、講證據,如果對違法商家進行處罰,要有一套完整的證據鏈,而不是簡單的問詢筆錄。”接受現代快報記者採訪時,史長龍一再如此強調“取證難”。   他說,眼下,很少再有商家會明目張膽把“最低消費”的字樣,貼在店里。設置最低消費,可能會從服務人員的口中說出去,除非消費者當場舉報,並且留足證據。“如何執法,我們希望有相關專家支支招。”史長龍說。   (原標題:最低消費變身“AB菜單”火鍋店包間每碟菜貴1塊錢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